快捷搜索:

我们是最大的雇主

  引发骚动的是一直守候在旁的记者们。自从三胞集团去年陷入流动性危机以来,袁亚非就成了财经记者们追逐的目标。

  3月3日晚,在由《经济日报》社主办,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社和《经济日报》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共同承办的“两会沙龙”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就2019年经济形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
  袁亚非认为,2019年不能简单判断是好是坏,这是新旧发展模式、新旧动能转化的一年。在他看来,中国经济发展到如今的规模,无法再用原来的模式;当国家在宏观层面进行调整时,会给企业在微观层面带来一些机会,企业应该随之调整。

  我1993年从机关出来创业,年终讲话的时候我讲,没有国家的发展,就不可能有我们现在的规模。但是现在国家调整了,我们顺应着恐怕也要进行调整。这个调整也是你的一个机遇,我想是难得的一次机遇。国家都调整了,世界都调整了,你不调整,我估计你的问题慢慢会更大。所以三胞也进行了调整,更多地关注民生、消费。

  互联网思维更多是人的私欲更加膨胀,三胞在做居家养老服务,2019年是未来100年新时代的关键一年。比如说十几年创业搞出一个东西来搞得还挺好,我们在多少年前怎么可以想象,汪洋主席讲的意思跟你们的意思有点像,下午听了(全国政协)汪洋主席的讲话,这在很多年前是很难想象的一个事情。这是最好的时代,中国的未来的老年人,就是通过远程的这些技术、IT技术进行养老的服务。你想想,

  就可以融到很多钱,1700万老年人的福利,小伙子拿一个电脑就创业,我们认为增长的速度会越来越快,也是最坏、最糟糕的时代。今天这个沙龙的题目很好。

  之所以是关键之年,坦率讲,中国经济30年的发展,摸着石头过河,发展到这么大规模,到世界第二大规模的阶段,现在可以这么讲,可能全球也不像中国这样再用原来的模式发展,中国自身也没有办法用原来的模式发展。

  

  互联网的问题,不仅仅是互联网这些技术的赋能,互联网到今天,我一直认为是一个观念问题。到底什么是互联网思维?我琢磨了很多年,也问过很多人。有一次我还问过小米的雷军,正好那年他跟我坐在一块。后来我想了想,真正的互联网思维,我觉得可能在传统的企业里不仅是技术的赋能,而是思维观念的赋能。

  我做养老,刚开始都赔钱。我们刚开始简单粗暴,开一个敬老院,为他提供服务,跟政府要钱、补贴,很简单的一些粗暴的方法做养老。做来做去不挣钱,后来发现,以色列这个企业很赚钱,我们就去研究。研究以后发现,他们是用远程的技术,用远程的医疗,用一些新的IT技术来控制,这样这个企业慢慢很赚钱。后来我们把这个企业买了过来,用它的技术,赋能我们过去做养老的企业。

  目前应该已经是全球比较大的,如何满足人的私欲,让人的积极性更加调动。有话说,我们原来的目标是3年之后要做到3000万老年人的居家养老服务。“攻坚2019:底气和信心”。

  袁亚非还聊到了互联网思维。据称,这是一个他思考了多年的命题。他认为,对传统企业来说,互联网思维不仅是技术的赋能,还是思维观念的赋能。

  三胞集团最初主营业务是IT连锁、信息制造与信息服务产业、金融、房地产,袁亚非也常常被调侃为“卖电脑发家”。而过去几年,三胞集团开始更多地关注民生、消费、居家养老等领域。

  刚才大家都讲到,关于14亿人口的市场,任何一个方面做好了,都会成为一个在全球来讲比较大的企业。当时在以色列,我们是最大的雇主,有8000名员工在以色列,他们的养老企业是我们的企业。我记得去投资的时候,对方当时觉得非常奇怪,说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来以色列来发展养老企业呢?我说,以色列的人口还不如我们上海的老年人口多,我们缺的是技术,中国人没有老过。在1949年之前、解放的时候,中国人平均寿命40多岁,中国人不会有老。

  我问过不少互联网大咖,能不能用一句话,告诉我什么是互联网思维。真的搞不懂。很多人认为我考他,真的不是考他。后来我总结,互联网思维,就是用数据的对称,去取得不对称的价值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